哪怕只能赖床30秒也是我对生活最后的倔强

只能 2019-01-11 10:13:01

  最近实习妹妹多次迟到,我们请她给编辑部分享一下是怎样失足成为迟到惯犯的。

  你一定也是这样的:当闹铃响起,真不想离开被窝面对这令人悲伤的一天啊!哪怕闷头再睡30秒,也是我对生活最后的倔强。

  这一刻,人类回想起了“起床”这件事的痛苦之处……不过,起床为什么能令人如此痛苦?

  冷静想想啊朋友们:起床,只不过是离开温暖的被窝而已,其难度系数比我们上班时“多线程处理工作 + 八面玲珑应付同事 + 聚精会神与领导开会+ 很忙地摸鱼”要低得多呀?

  它是指人们在生活的各个领域,都力求保持一种“心理与行为”的统一(或者认知与行为)。一致让我们有一种平衡感和安全感,而不一致则会引起心理紧张,所以人们会不自觉地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来消除这种紧张感。

  不一致理论(Self Discrepancy)提出,有三种不同的特征:

  当“理想的”还在闷头睡,“现实的”犹豫要不要离开温暖的被窝,与此同时,“应该的”悄悄提醒自己:还是起来去赚钱吧。

  虽然此时我们可以再赖床几分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获得心理上的一致,但是这样的终究还是要以失败告终,还是要离开温暖的被窝,哆哆嗦嗦迎接这一整天。(哭哭)

  短暂的后,重新面对巨大的心理失衡——起床短短几分钟内,心里居然悄悄上演了如此波折的苦情内心戏,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痛苦了。

  不过朋友们也别怕,只要能调节上述认知和行为的不一致,起床痛苦是可以减轻的,以下是我们的几点。

  退行是指当人们在受到挫折或面临焦虑、应激等状态时,放弃已到的比较成熟的适应技巧或方式,而退行到使用早期生活阶段(童年时期)的某种行为方式,以原始、幼稚的方法来应付当前情景,降低自己的焦虑。

  起床时,允许自己满床打滚儿,允许自己把布偶丢出去,远比硬生生压抑自己的负面情绪要有帮助得多。

  也许鸡汤文会你早起时要和伴侣说声“早安”,说句“我爱你”……但是正类都知道早起的痛苦不可能就这样减轻,而且在那个瞬间我们也没什么心情爱来爱去的。

  我们,不妨和朋友拉一个“早起”专用微信群,在这个群里一起,让自己知道,原来大家都在承受同样的痛苦。

  如果简单地从神角度解释,当你在这个微信群和大家一起情绪,会同时激活两个脑区。

  第一个叫Rostromedial Prefrontal Cortex,我们可以将其理解为“判断其他人是否与我相似”的区域,当我们确定了这一点,就可以获得你常常听说的心理学上的“社会支持”。

  当我们在这个微信群分享了自己的真实情绪、想法,第二个脑区Temporoparietal Junction 被激活,分泌“催产素”这种神经递质,它让我们感到与他人的紧密联系,感到自己并不是孤单单一个人。

  我们,可以试着给自己的早起行为一些励。美国心理学家阿诺德(M. R. Arnold)在20世纪50年代提出了一种情绪的“评定-兴奋”学说:刺激和情景并不直接决定情绪的性质,从刺激出现到情绪的产生,要经过对刺激的估量和评价才能产生情绪。

  对于起床工作这个“刺激”,你的评估肯定是负面的,但是你可以在天平的另一端增加筹码,给起床、工作这些事件加上一些励自己的刺激,就能让正面情绪一定程度上抵消原有的负面情绪。

  如果上述三个方法确实有效降低负面情绪,我们,你可以尝试一种更的方法,区分“短暂性的刺痛感”和“持续性的感”,而不是同时面对所有痛苦。

  美国心理学家斯蒂文·海耶斯(Steven Hayes)等人在2005年提出:刺痛感(Pain)和感(Suffering)虽然都是痛苦,却是不同的。

  前者指对负面事件的一种应激受(Sensation),它是面对信号产生的反应。当我们接收到某个痛苦信号时,大脑和神经就会作出反应,让我们感受到那种短暂的刺痛感。

  而则发生在人们已经接收到某个信号带来的刺激后,由事件引起的负面状态(Status)。后者会让人们产生一系列负面的情绪、认知和行为,例如持续性的情绪低落。

  针对“早起上班”这件具体的事情,你可以慢慢,先应对短暂的刺痛感,比如离开被窝的寒冷,起床时的困倦。先不要过度关注这一天工作的压力,先做好“起床”这件小事就好。

  但我们深知这一条的可操作性几乎为零,所以想开点儿吧,早起那么痛苦,还不是因为前一晚已经提前爽过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