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天见面一起吃午饭的只能是同事

只能 2018-11-06 19:20:36

  “在,交换过名片就算认识;一年能打几个电话就算至交;如果还有人愿意从城东跑到城西,和你吃一顿不谈事的饭,就可以说是之交了;至于那些天天见面,天天聚在一起吃午饭的,只能是同事。”

  你是否也和我一样,忽然想起某个人,但取得联系之后却发现一切早已不同以往。或许每个人的生命中,都会有这样的感觉。

  当我们有朋友的陪伴,我们会觉得自在、正常,如果我们是跟所爱的人在一起,这种感觉会更强烈,特别是之前分开过一阵子的话。

  因为当我们亲近的人过世,这种理所当然的感觉会突然消失,身为社会生命体的我们会身陷最深的伤痛中难以自拔。

  同样的深层情绪,情况略为缓和,但持续长时间的是孤独或低潮。这种心理让我们知道我们所失去的有多重要。

  用心理学名词来界定何谓“重要”并不简单,若是从进化角度来看的话就容易许多。

  如果我们失去的是我们对其进化投注大量关注的(例如子女),或是曾经协助我们成长的(例如父母、朋友、亲人),也就是与我们有社交关联的,痛苦就越深。

  如果在年幼时期、仍需仰赖父母的时候失去双亲,打击就更大;长大后失去年迈父母,痛苦较少、时间较短。

  反之,一个人若失去子女,他的基因和情感寄托永远受创,痛苦既深且长,与幼年时失去照顾养育者的伤痛程度相同。

  心理学大师荣格说过:“深层心理学家不能让病人接触心理分析师自身也未曾触及的心理认知和人格发展问题。”

  同样,你也不能让朋友接触你自己也未曾触及的心理认知和人格发展问题,如果你没有学会和自己做朋友,你也不可能找到一个跟你交心的朋友。

  和自己做朋友,就是学会与自己的内心对话,整合内心的矛盾与挣扎,拥有一个丰富而有趣的灵魂。

  我跟我的朋友走下通往老城中心的台阶,我们手牵着手,我清楚知道我们肌肤相亲让我觉得很开心。

  当我们学会和自己做朋友,就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次失败,就彻底否定自己,把自己看成彻底的傻蛋和失败者。

  我们会给自己更多的理解和宽容,安慰和鼓励,把失败看成一个人成长过程的垫脚石。

  当我们学会和自己做朋友,我们就不会自己去做出改变,而是接纳我们真实的自己,并且给自己出主意,怎样应对的评价和要求,从而更好地与世界相处。

  当我们学会和自己做朋友,我们就不会沦为自己的奴隶,我们会怀着关爱,给自己提出或,有时甚至相当激烈的,但是这不会变成一种。

  作者简介:玛塔·提巴迪(Marta Tibaldi),意大利著名的荣格分析师、锡耶纳大学跨文化心理学教授。担任意大利分析心理协会(AIPA)和国际分析心理学协会(IAAP)的荣格心理学培训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