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社会组织跟党走

社会 2018-11-06 19:31:05

  珠海市社会工作协会党委、会长熊俊超做客宝安区委党校,开展“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组织党建探索”主题

  熊俊超日前受邀为宝安区委党校的们带来一场主题为“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组织党建探索”的。

  珠海市社会工作协会党委、会长熊俊超日前受邀为宝安区委党校的们带来一场主题为“社会治理创新与社会组织党建探索”的,她指出,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应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实现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同时,要大力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引领社会组织正确发展。

  熊俊超说,社会治理概念的提出,是把中国独有的社会管理概念和国际通行的制度概念有机结合起来,这本身就是一次重要的理论创新;而社会治理创新的关键点是处理好和社会的关系。

  她首先分析了中国社会结构的特点,“要理解好新时代的社会治理,我们就需要去了解我国的社会结构。”熊俊超说,我国的社会结构主要特点有以下几点:一是超大型的社会结构。中国省份的人口规模都类似于一个欧洲国家。从社会治理的角度来看,中国拥有百万人口以上的城市99座,几乎占了全球百万人口以上城市的40%;人口过千万的城市中国现在有6座,全球只有17个,中国占到1/3,从这个角度来讲,中国是一个超大型的社会结构。二是多民族的社会结构。三是不协调的社会结构,主要存在区域不协调、城乡不协调、阶层不协调、结构不协调等四个不协调。四是多层跨越的社会结构。发达国家基本上都是从工业社会进入到信息社会,中国不一样,存在着四个跨越。包括从农业社会直接到工业社会的跨越,从工业社会到信息社会的跨越,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的跨越,从小康社会到富裕社会的跨越,要在同一个历史阶段完成3-4个阶段结构的跨越,中国社会的多元性、复杂性就证明了这一点。五是多元文化的社会结构。

  如何完成自身的现代化转型,应创立一个怎样的模式?熊俊超表示,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这是一个新的提法。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的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的作用,实现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社区服务和管理能力强了,基础牢了,才能承载基层社会治理。而如何去实现成了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可以说社区治理不仅是社会治理的一个基层载体,更是国家治理的一个基础环节和重要抓手。

  她认为,社区治理主要面临三题。一是基层的错位问题。居委会、社区组织治理的主体、角色是错位的。二是社区治理所需要的人财物等资源的供给也存在很大差距,治理的资源是匮乏的。三是社区居民、社会组织、市场主体参与治理的积极性不高。所以社区治理处在一个新的转折点,怎样发展面临着瓶颈。

  培育和发展社区社会组织,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解决困扰社区治理的三题。一是通过社区社会组织的介入,解决角色错位问题。二是发挥社区社会组织资源整合的优势,解决社区治理的资源不足问题。三是利用社区社会组织的动员和组织能力,去实现各类社区组织多元参与,解决社区参与不足的问题。

  熊俊超提到,2017年出台的《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次以国务院名义出台的关于城乡社区治理的纲领性文件,非常重要。意见提出加强和完善城乡社区治理的指导思想、基本原则和总体目标,明确了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的战略重点、主攻方向和推进策略,为开创新形势下的城乡社区治理新局面提供一个根本的遵循,也对如何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在城乡社区治理的领导核心作用进行顶层设计。

  她介绍,党的十九大报告先后5次提到社会组织,跟5年前相比,对社会组织的要求更高了,落点更实在了,期待也更重了。特别是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更加离不开社会组织的参与,从这个方面来讲,社会组织迎来一个新的发展机遇。但这个过程也对社会组织提出一些新的要求,其中党建尤为重要。

  加强社会组织党建,是引领社会组织正确发展方向的一个根本。熊俊超说,社会组织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存在很多不容忽视的问题,要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就要党的领导。同时,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工作也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迫切需要。一是社会组织汇集了大批专业人才,是党和的智囊团,光是全国学术性的社会组织每年就提出建设性的20多万条,很多被相关部门吸纳了,这个非常了不起。二是这些社会组织承担标准研制、资格认定、论证评估、公共服务等大量的转移职能,可以说发挥了助推器的作用。三是积极参与公共管理宣传法律法规,特殊人群,化解矛盾纠纷,预防违法犯罪,已经成为社会和谐的黏合剂。

  “社会组织在提供多样化的公共服务,引导群众有序协商解决矛盾冲突等方面有着独特优势,是促进社会协商的润滑剂、减压阀。”熊俊超说,在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的新形势下,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具有积极作用。此外,在推进社会组织制度管理的新形势下,加强社会组织党建对于促进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社会组织是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必须它的正确发展方向,在依法监管,拓宽社会监督渠道,强化自律之外,加强社会组织党建是一条最重要的管理途径,可以及时去发现和解决社会组织中的新问题和新情况。

  熊俊超表示,作为深圳建市以来首批法规之一,《深圳市社会组织党的建设工作(试行)》明确提出要不断扩大党在社会组织的影响力,来引导社会组织的正确发展方向。“将深圳近年来在社会组织党建中有效的实践和经验写入文件,以法规的形式固定下来,真的让这个非常接地气,也更具操作性。”她说,目前深圳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有7793家,建立的党组织有1891个。在区民政部门、街道办事处备案管理的社区社会组织有2369家,党建工作全部纳入街道工委和社区党委来兜底管理,全市有755家行业协会,全部单独建立党组织。民办学校、民办医院,这些重点的行业,党组织覆盖率是百分之百。在这方面,深圳很了不起。